您好!欢迎光临榆林煤炭网!资讯热线:
新logo
新闻资讯
煤炭价格
煤矿名录
供求信息
在线商铺
榆林煤炭网  您所在的位置   > >

2020年动力煤市场回顾与展望

日期:2021-01-15  来源:秦皇岛煤炭网  责任编辑:网络运营部

一、2020年动力煤市场价格走势回顾

2020年国内动力煤市场走势整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1-4月份是第一阶段,5月份以后是第二阶段。

第一阶段的特点是供应强,需求弱,煤炭价格整体下跌。年初,鄂尔多斯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含税价和环渤海5500大卡市场煤平仓价大约分别在330元/吨和560元/吨,到了4月底,二者分别下跌至270元/吨和470元/吨左右,较年初每吨分别下跌60元和90元。春节后,虽然煤价也有短暂上涨,但那属于疫情导致的短期供需错配,更主要是市场情绪波动,属于小插曲。

第二阶段的特点是供应弱,需求强,煤价整体震荡走强。进入5月份之后,煤价整体呈震荡上涨态势,截至12月中旬,鄂尔多斯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含税价上涨至460元/吨,较4月底低点每吨上涨190元,环渤海5500大卡市场煤价格最高一度逼近800元/吨,较4月底低点每吨上涨300元以上。虽然期间也有过几次回调,但从根本上来看都不是供需关系变化导致的,是市场恐高情绪波动引发的正常调整。

二、2020年动力煤市场波动原因分析

第一阶段煤价整体走弱主要是因为供应强,需求弱,具体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是,国内产量原煤产量整体增长。尤其是在经历了1-2月份因春节和疫情导致同比产量下降后,进入3月份,煤矿率先复产复工,3、4月份国内原煤产量整体同比增长较快,最终带动1-4月份国内原煤产量同比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4月份当月国内原煤产量分别同比增长9.6%和6%,1-4月份国内原煤产量累计同比增长1.3%。其中,1-4月份,内蒙古、山西和陕西三大主产区原煤产量同比分别下降9.1%,增长1.1%和增长20.5%。

二是煤炭进口量连续同比大幅增长。年初,一方面为了保障疫情期间电厂用煤需求,相关部门对进口煤管控较为宽松;另一方面,电厂为了能够增加自己在与煤企年度长协谈判中的谈判筹码,在进口煤性价比较高的情况下,积极增加进口,最终导致1-4月煤炭进口量持续快速增长。数据显示,1-2月、3月、4月我国分别实现煤炭进口6808万吨、2783万吨和3095万吨,同比分别增加1692万吨、435万吨和565万吨,增幅分别达到33.1%、18.5%和22.3%,1-4月份累计实现煤炭进口12684万吨,同比增加2692万吨,增长26.9%。其中,1-4月份累计实现动力煤进口9976万吨,同比增加2369万吨,增长31.1%。

三是受疫情影响,春节后各行业复工复产普遍推迟,主要耗煤产品产量及煤炭需求短期受到明显压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和3月,规模以上火电发电量分别同比下降8.9%和7.5%,4月份虽然同比转增,但也仅仅增长1.2%,增幅明显小于煤炭产量和煤炭进口量。1-4月份,规模以上火电发电量累计同比下降5.9%,累计同比变化趋势甚至与煤炭产量和进口量趋势相反。除了火电发电量及电煤需求下滑之外,建材、钢铁等产品产量及耗煤需求也受到明显影响。数据显示,1-4月份,规模以上水泥产量同比下降14.4%,平板玻璃产量同比下降0.3%,生铁产量同比微增1.3%。据估算,1-4月份,国内动力煤需求总量同比减少超过6000万吨,同比降幅超过5%。

最终,各环节动力煤价格在短暂走强后,连续下跌。春节刚过,国内主产区和港口动力煤价格曾一度走强,但是,此时走强并非因真实供需出现了大的矛盾,而是为了保障疫情防控期间电煤供应,节后电厂有一波补库需求。在煤矿短期未能大范围复产的情况下,煤价出现了短暂上涨。2月底开始,在积极保供作用下,煤矿复产数量快速增加,煤炭供应快速恢复,同比很快实现由降转增,与此同时,煤炭进口量也连续同比大幅增长,而需求端受疫情影响,恢复缓慢,最终导致3、4月份煤炭供需明显失衡,供应明显大于需求,导致煤价整体连续下跌。

第二阶段煤价整体震荡走强是因为供应弱,需求强,具体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5月份开始,倒查20年导致内蒙古煤炭产量降幅显著扩大,进而导致整个主产区煤炭供应收缩,全国原煤产量同比再度由增转降。今年2月,内蒙古召开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明确提出要倒查二十年。进入5月份之后,随着专项整治工作的深入推进,煤矿超产受到明显控制,内蒙古煤炭产量开始受到较大影响。5-9月,内蒙古原煤产量持续同比大幅下降,降幅多在13%-15%之间。受内蒙古产量下降影响,5-9月全国原煤产量连续同比下降,降幅在0.1%-3.7%之间不等。进入10月份之后,在积极保供作用下,虽然内蒙古煤炭产量有所回升,但陕西、山西等主产区煤矿安全事故频发,主产区煤炭产量仍然受到持续一定抑制。

其次,因1-4月份煤炭进口量增长太快,导致国内煤价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进入5月份之后,相关部门对进口煤管控明显增强,煤炭进口量开始持续同比下降。海关数据显示,5-11月,当月煤炭进口量连续保持同比下降态势,其中,8-11月同比降幅分别达到37.3%、38.3%、46.6%和43.8%,5-11月煤炭进口量累计同比减少5898万吨,同比下降29.9%。进口煤持续同比大幅减少,导致沿海港口动力煤库存持续下降,北方进入取暖季后沿海电厂库存也较往年提前下降。最终,在气温下降导致取暖用电需求回升,水电进入枯水期的情况下,火电及发电耗煤量快速回升,市场供需紧张形势快速显现,助推煤价加速上涨。

再次,因国内疫情防控成效显著,经济活动很快得到恢复,再加上海外疫情迟迟没能得到很好控制,海外制造业产业链恢复不好,大量制造业订单重新转向我国,带动出口需求快速增长,最终带动主要耗煤产品产量及动力煤需求恢复增长势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5-11月,主产耗煤产品中,水泥产量和生铁产量连续保持同比增长态势,累计完成水泥产量16.4亿吨,同比增长7.3%;累计完成生铁产量5.35亿吨,同比增长5.9%;多数月份火电发电量也实现了同比较大幅度增长,累计完成火电发电量3.1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6%。估算5-11月份动力煤消耗量累计同比增加接近3500万吨,增幅接近2.5%。

最后,因供应同比萎缩,而需求恢复连续增长,与3-4月份的供大于求相比,进入5月份之后,动力煤供需局面逐步转变为供不应求,导致煤价自低位快速反弹,并持续震荡走强,直至年底出现快速上涨。

三、2021年动力煤市场展望

首先,预计动力煤需求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

煤炭需求主要与宏观经济增长、替代能源发展等因素有关。随着国内经济持续恢复,再加上新冠肺炎疫苗陆续投入使用,国外经济也将面临回升,多个组织和机构预测2021年中国GDP增速将达到8%以上,甚至更高。从GDP增速和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对比来看,如果GDP增速回升至8%以上,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很可能会达到6%左右甚至更高。

考虑到2021年全社会用电量仍会较快增长,预计2020年规模以上总发电量同比将增长超过5%或4400亿千瓦时左右。根据各种清洁能源电源装机增长情况来看,预计2020年水电、核电、风电以及太阳能发电总量合计将同比增加约1300亿千瓦时左右。在新能源增长满足部分新增发电需求之后,剩下的还是需要火电来满足。预计2021年全年火电发电量将增加超过3000亿千瓦时左右,按照煤电发电量占火电发电量90%测算,煤电发电量需要增加约2700亿千瓦时左右,相应的发电耗煤将增加1亿吨左右。

除了用电量之外,固定资产投资也和煤炭需求有一定关系,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因为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会涉及到钢材、水泥、玻璃等煤炭下游产品需求,投资增长越快,这些产品需求往往也会更加旺盛,最终带动煤炭需求增长。2020年,面对新冠疫情的冲击,虽然相关部门没有再度刺激房地产,但是房地产开发投资仍然保持了较快增长,房地产投资表现出了较高韧性。于此同时,各级财政纷纷加大新旧基建项目投资力度。受投资周期影响,预计2021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望恢复至8%左右,预计2021年钢材、水泥需求增速有望达到5%左右,将继续带动动力煤需求保持一定增长。

总体来看,预计2021年钢铁、水泥行业煤炭需求将继续保持增长态势,发电用煤需求也将继续保持一定增长,天然气将继续代替部分煤炭,化工用煤需求小幅增加,民用等其他领域煤炭需求可能会继续减少。预计全年动力煤需求总量同比可能会增加1.4亿吨左右,达到36.2亿吨左右。

其次,国内动力煤供应增长可能会不及需求

影响国内动力煤生产供应的因素主要有煤矿产能、安全和环保等政策以及市场因素。

目前包括证照齐全的生产矿井和试运转矿井在内的煤炭总产能约为39.1亿吨,炼焦煤矿井除去50%的炼焦精煤产能,生产的动力煤总产能约为34.4亿吨。正常情况下,如果煤矿超产管控严格的话,34.4亿吨总产能是很难生产34.4亿吨产量的,因为有不少矿井受资源条件约束,实际总生产能力是达不到总核定能力的。按产能利用率95%估算的话,34.4亿吨产能对应的产量也就32.7亿吨。

除了证照齐全的生产矿井和试运转矿井外,目前在建矿井中有大约2亿吨左右已经建成或已经出煤试生产,2021年这部分产能如果能贡献70%的产量,那就是大约1.4亿吨。

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生产能力,如果严格控制煤矿超产,预计2021年国内动力煤实际供应能力(产量)也就34亿吨左右。

另外,以下两方面因素可能导致2021年表外煤炭产量明显减少。

一是2020年年底南方省区集中关停9万吨以下小煤矿。国家相关部门早在《2019年化解过剩煤炭产能工作要点》就已经提出,2019 年,晋陕蒙宁等4个地区30万吨/年以下、黑吉辽冀苏鲁皖豫甘青新等11个地区15万吨/年以下(不含15万吨/年)、其他地区9万吨/年及以下的煤矿要基本退出。但因种种原因,2019年并没有执行到位。2020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各地均加大了政策执行力度,在进入4季度后,小煤矿纷纷关停。这些小煤矿核定产能虽小,但不少煤矿实际产量并不小,是核定产能的数倍,而这些产量基本是体现在表外。这些小煤矿关停势必会导致表外产量减少。

二是鄂尔多斯表外产量可能会继续受到压制。一方面,内蒙古自治区倒查20年尚未结束,倒查20年对内蒙古尤其是鄂尔多斯涉煤官员和各大煤企影响巨大,直至2020年底准旗等地区煤管票始终没有完全放开,2021年能否放开仍是未知数。另外,鄂尔多斯多数灾害治理项目被清除,这部分产量属于表外产量,以后这部分产量将会明显减少。

总体来看,如果2021年煤矿超产管控较严,再加上表外产量的减少,国内动力煤实际供应量可能也就在34亿吨左右,比2020年增加不超过1亿吨。

再次,煤炭进口还是取决于政策及执行情况

2020年1-4月份煤炭进口量同比再度出现大幅增长,在新冠疫情导致阶段性需求乏力的情况下,导致国内煤炭价格大幅下跌。5月份开始相关部门几乎是采取了一刀切,配额用完的终端用户,煤炭进口量受到严格限制。导致1-11月煤炭进口量总计同比减少约3200万吨,其中5-11月煤炭进口量合计同比减少约6000万吨。最终导致在进入取暖季后,国内煤炭市场,尤其是沿海煤市出现明显的供应紧张,价格大幅上涨。2020年,预计全年煤炭进口量可能会在2.85亿吨左右,较2019年减少1500万吨左右。

对于2021年煤炭进口来说,主要还是继续看政策,如果全年继续控制煤炭进口总量,并且为了防止年底缺煤的情况再次发生,从年初就开始均匀管控进口,那么不仅全年进口没有增量,因2020年1-4月份进口量较多,2021年上半年煤炭进口同比还会减少,导致国内供需相对偏紧。如果在全年继续控制煤炭进口总量的前提下,为了缓解中短期国内尤其是沿海地区供需紧张情况,前几个月增加进口,那后期进口量又会减少。

最后,预计2021年煤价重心会抬升,供给端的调控政策至关重要。

通过前面对供需两方面的分析,再结合目前各环节煤炭库存整体偏低的现状,预计动力煤价格会有较强支撑,而且市场弹性将会有所提高,预计市场煤价格重心将会有所上移。2020年,环渤海5500大卡市场煤均价大约在565元/吨左右,预计2021年均价可能会上升至600元/吨以上,如果供给端政策尤其是进口煤政策调整不及时,均价可能会更高。

分享到:
中国榆林煤炭网微信公众号
今日焦点
友情连接
政府
行业
企业

主办单位:榆林煤炭网  协办:榆林市官浩煤炭网络有限公司  榆林市榆阳区电子商务运营中心

网络合作:北京互联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中国煤炭信息网中国煤炭新闻网国际煤炭网榆林114黄页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ICP备15016474号-1  邮箱:sxyl114@163.com  服务热线:0912-3510400  管理入口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